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移植---4歲弟弟給了7歲姐姐“新生命”

2019-10-29

7月24日,對夢夢(化名)而言,是重獲新生的一天。當天,她在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順利完成了圍產期造血干細胞和外周血干細胞聯合移植手術,迎來新生。


父親張興勇隔著玻璃窗守望著移植倉里的大女兒,想到女兒不久就能徹底康復,嘴角掛上了久違的笑容:“小兒子真的是上天給我們全家的禮物,他的臍帶血和姐姐配上了!”




不幸降臨

女兒患重型地中海貧血


2012年9月,夢夢出生在一個不算富裕卻也幸福和美的家庭。一歲多,媽媽賴麗帶著孩子從成都回老家探親,家人團聚的喜悅還未消散,不幸已至。


在一個閑適的午后,夢夢熟睡著,家人發覺夢夢臉色不太好,平躺著肚子比胸口還高。于是,趕緊帶著孩子到內江市東興區人民醫院檢查,醫生告知他們,夢夢脾腫大,進一步檢查后,最終確診為重型β-地中海貧血。


從此,一段漫長而又艱辛的“求生之路”開始了。夢夢當時的情況必須靠輸血才能維持生命,隨著夢夢年齡增長,輸血量逐漸增多,脾臟里沉淀的鐵蛋白也越來越多,因此除了輸血,她還需長期服用藥物進行去鐵治療。


2015年初,中華骨髓庫傳來“好消息”,有個志愿者和夢夢配型成功。對于張興勇一家,反而更加悲傷。根本拿不出幾十萬來,無奈之下只有放棄。


放手一搏

母親懷二孩救女兒


血液科醫生告訴張興勇,臍帶血是胎兒娩出、臍帶結扎并離斷后殘留在胎盤和臍帶中的血液,其中含有可以重建人體造血和免疫系統的造血干細胞,是造血干細胞三大來源之一。同胞兄弟姐妹的臍帶血有25%的幾率全相合,是所有來源的造血干細胞中最高的。


張興勇夫婦為無奈放棄為女兒移植機會而自責不已。此時,他們萌生了一個想法:生二孩救女兒!


2015年10月,小兒子航航出生了??粗矍斑@個孩子,夫婦二人一邊是迎接小兒子的歡喜,一邊是對大女兒病情的擔憂。小兒子從懷孕到出生檢查一切正常,這無疑給張興勇夫婦吃了一顆定心丸。在兒子出生前,他們提前通知了四川臍血庫的工作人員采集小兒子的臍帶血,經過一系列檢測并且合格后,保存在零下196攝氏度的深低溫液氮罐中。


幸運眷顧

弟弟臍帶血救了姐姐


“重型地中海貧血患兒的治療是長期、系統的,造血干細胞移植是目前根治重型地中海貧血唯一的方法,但其風險大,對供者要求高?!彼拇ù髮W華西第二醫院兒童血液科醫生楊雪告訴張興勇一家,非親緣造血干細胞HLA(人類白細胞抗原)配型成功的幾率只有幾千分之一到幾十萬分之一不等,因此一份合適的造血干細胞顯得彌足珍貴。


十分幸運的是,小兒子的臍帶血與大女兒配型成功。只是小兒子還是襁褓里的孩子,要做移植手術的話還需要等兒子再長大一些。三年多后,小兒子終于達到了移植手術的條件。


據了解,造血干細胞移植術一般是控制在2~8歲,而5歲、6歲時應該是比較適合的年齡,夢夢已經快7歲了,所以,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醫院為她安排了手術。


2019年7月24日下午,這份等了近4年的圍產期造血干細胞,帶著它獨特的意義成功輸入了夢夢體內。整個移植很順利,夢夢獲得新生。


保存“圍產期造血干細胞”

鼓勵為生命“備份”


近年來,“圍產期造血干細胞”這一名詞經常在媒體上出現,年輕的爸爸媽媽們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很多人都在討論圍產期造血干細胞是否該留,由此可見圍產期造血干細胞已經步入了大眾的生活?,F實生活中,大眾對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的認識多數仍然停留在是否有用的層面,而對它當前的醫療價值和未來發展空間并不了解,導致了大眾對圍產期造血干細胞本身及國內儲存行業存在質疑。


事實上,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的醫療價值已經在臨床被廣泛的證實。1983年美國科學家首次提出用圍產期造血干細胞替代骨髓做造血干細胞移植的理論,僅僅5年后,世界第一例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移植手術便獲得成功。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過5萬例臍帶血移植,我國臍帶血移植應用總量已超過12000例。


2017年2月,中華醫學會兒科學分會血液學組在中華兒科雜志發表了《兒童惡性血液病臍帶血移植專家共識》,提出了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移植在兒童惡性血液病的適應癥和移植時機的規范,為患兒推薦合適的圍產期造血干細胞供體和預處理方案,肯定了圍產期造血干細胞具有易于獲得、人類白細胞抗原(HLA)配型相合程度要求低、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程度較輕的特點,是有效的造血干細胞移植來源。


根據國家衛健委發布的《造血干細胞移植技術管理規范(2017年版)》,圍產期造血干細胞移植技術現已應用包括白血病、再生障礙性貧血、地中海貧血、淋巴瘤等11大類疾病的治療。



红包麻将微信